大气污染治理初见成效

6月以来,北京连续多日白云蓝天,朋友圈被“北京蓝”刷屏,网友纷纷调侃“醉氧”。

不仅是北京,今年上半年,三大重点区域PM2.5平均浓度也都实现了大幅下降。其中,京津冀同比下降22%,长三角下降16.2%,珠三角下降20.5%,74个重点城市平均下降17.1%。PM10、SO2、NO2平均浓度同比呈现明显下降态势,大气污染治理初见成效。

专项资金 中央动“真格”治污

2014年11月,面对APEC贵宾,习近平主席用了很大篇幅谈大气污染治理,希望并相信通过不懈的努力,APEC蓝能够保持下去。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有了一个变化,把节能减排的指标和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排列在一起,放在了很靠前的位置。

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强调要继续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逐渐消除重污染天气,切实改善大气环境质量。

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中央财政设立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支持重点地区解决突出大气污染问题。从2013年至2015年,中央财政先后拨款263亿元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京津冀,三大区域等大气污染防治。

工作核心 改善环境质量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是关键。” 习近平总书记在政府工作中提出要求。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在回答中外媒体提问时强调,环境已经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瓶颈问题。

针对包括大气污染在内的环境问题,环境保护部陆续对沧州、承德、临沂、吕梁、无锡、马鞍山等地政府主要负责人实施约谈。

截至今年4月,我国已经完成了对北京、天津、石家庄等9个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城市的污染源解析工作。

据环境保护部环境监测司副司长朱建平介绍,今年其他省会城市也正在积极推进源解析工作,未来环境保护部还将开展动态的源解析。

5月,环境保护部制定并会同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6项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大气十条”要求制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25项重点行业排放标准已全部完成。

全国两会记者会上,陈吉宁部长多次提及信息公开,指出要让所有污染源排放暴露在阳光下,让每一个人成为污染排放监督者。

4月,环境保护部就《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办法(试行)》公开征求意见。4月,环境保护部要求各级环保部门要在20个工作日内公开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全文。

铁腕治污 党政同责一岗双责

中央深改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关于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试点方案》、《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等文件,会议释放出信号,把生态政绩考核纳入干部考核管理体系中去,并逐渐健全为制度化安排。

数据显示,仅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管辖区域,被约谈后,沧州市29名、驻马店市7名、保定市3名、承德市18名,共57名相关主要负责人被批评、警告、免职。

中央深改组会议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要强化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的要求,对问题突出的地方追究有关单位和个人责任。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看来,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对于某些还没有自觉形成可持续发展观念的地方党委和政府来说,是很好的倒逼措施。

按照新环保法,地方政府对保护和改善本区域环境质量负有主体责任。

同时,环境保护部对减排存在突出问题的5个城市实行环评限批,对37家企业实行挂牌督办,对脱硫设施运行不正常的火电企业扣减脱硫电价款5.1亿元。

今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

有消息称,京津冀晋鲁内蒙古6省(区、市)机动车排放控制工作协调小组将于近期挂牌成立。

类似的联防、联控、联治行动,在长三角、珠三角也在加快推进。由此,大气污染防治有望逐渐破除行政区划的束缚。

依法治污 新环境法彰显威力

今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开始实施。

环境保护部集中出台了按日计罚、查封扣押、限产停产、行政拘留等配套文件,打出组合拳。

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副司长汪键表示,《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主要突出了全面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深化企业治污责任、充分利用市场机制、突出强化公众参与、明确排污许可的法律地位等内容。

据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稽查处处长赵柯介绍,在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中,环境监察局有“五板斧”:社会公开、反馈意见通报给地方政府、公开约谈、挂牌督办和“回头看”。

常纪文告诉记者,今年以来,环境保护部对多个城市进行了约谈,意味着环境管理正在由督企向督政、督企并重转变。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加强约谈追责,能够产生约束力,对环境治理会有很好的效果。

截至今年3月的数据显示,全国各级法院设立了382个环境资源审判庭、合议庭、巡回法庭。

而在常纪文看来,大气污染防治还有一个明显成效——促进了经济转型。他说,大气治污对于转方式、调结构的作用非常明显。

大气治理根在经济、困在结构。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深入实施的过程,恰恰也是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的过程。

这一轮的大气污染防治,本身也承担了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重任。治污的外部压力一旦转化为转型的内部动力,二者就有了契合点。

这种促进作用如何体现?甘中学认为,煤改气、煤改电、煤改可再生能源等举措,从源头改变了能源结构,挥发性有机物治理等更新了企业生产工艺和生产方式。

上周刚刚发布的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显示,GDP同比增长7%。强力治理大气污染,不仅没有影响经济发展,反而促进了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5.9%,经济增长质量有所提高。

蓝天白云 根源在产业结构调整

陈吉宁部长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指出,实现大气环境质量的明显好转,必须把污染物排放量从现在的千万吨级水平降到百万吨级水平。

6月29日,陈吉宁部长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研究处理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及审议意见情况的反馈报告》时提出,下一步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要做好6方面工作。推进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推动重点行业综合整治,严格监督考核,完善法律制度,深化区域协作,强化科技支撑。

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告诉记者,环境空气质量改善不可能一蹴而就,当前的环境质量距离标准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治理任务依然很重。

“越到后面改善难度越大。”朱建平提醒说,我国的大气污染形势依然严峻,浓度仍处于高位,改善空气质量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排除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出现曲折或者反弹的情况。

常纪文认为,解决大气污染,根本是源头上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时要继续加强对地方政府落实环保责任的督察。

甘中学介绍说,目前我国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处于从粗放式分类治理向细分式精准治理转化的阶段。他认为,重点是治本,难点是技术、管理的一体化、系统化融合治理,成败的关键是党政同责。

上一篇:
下一篇: